股票头条 -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

股票头条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 炒股公式

日产汽车指控戈恩 索赔多少?





日产汽车指控戈恩

日产汽车对戈恩的索赔追偿并没有结束,周三日产汽车向其与雷诺联盟的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提出索赔100亿日元(合9100万美元)。

日产汽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向横滨地方法院提起的诉讼旨在“追回因公司前任董事长多年不当行为和欺诈行为给公司造成的大部分财务损失”。 另外公司补充道,索赔额可能还会增加,这要取决于日产汽车须付出的罚款和处罚。

总部位于横滨的日产汽车表示:“法律诉讼是日产汽车的部分政策举措,要让戈恩因其不当行为给该公司造成的伤害和财务损失承担责任。”

戈恩于2018年11月因金融犯罪指控被捕,并在日本接受审判,直到去年12月底他戏剧性地逃到黎巴嫩。日产和日本检方称,戈恩少报了自己的收入,并将公司的钱用于个人利益。戈恩否认了这一指控。

日产并不是唯一一家要求对戈恩进行审判的一方。日本法务大臣森麻子(Masako Mori)最近表示,她将“永远不会放弃”对戈恩的审判,尽管到目前为止,日本在将戈恩从黎巴嫩引渡回国的努力上进展甚微。黎巴嫩与日本没有引渡条约。

戈恩本人也在对日产提出索赔,称日产荷兰分公司和日产-三菱合资公司错误地将其解雇,并索赔1500万欧元(1640万美元)。

现年65岁的戈恩在日本面临两项金融不当行为指控的审判。去年末,在一名前绿色贝雷帽(Green Beret,指美国陆军特种部队)成员领导的安保人员的帮助下,他弃保潜逃,逃离了日本。戈恩后来指控日产高管与日本检方密谋不公正地逮捕他。

一、日产汽车指控戈恩 要求赔偿100亿日元

冤家宜解不宜结,戈恩与日产的恩怨却在持续发酵。

2月2日,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日产汽车在横滨地方法院正式对其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提起民事起诉,要求其赔偿100亿日元(约合6.3亿元)的损失。后此消息得到日产方面的肯定。

在一份新闻稿中,日产表示:“日产的索赔与‘戈恩违反公司董事的受托责任,以及滥用日产的资源和资产’有关。”

在这场索赔大战中,日产汽车再次针对戈恩进行指控,“戈恩长期非法支出公司资金、无偿使用海外住宅以及私自使用公司的喷气式飞机等不当行为,对公司造成的实际损失超过350亿日元(约合3.19亿美元)。”这与此前的指控条款基本无太大差别。

日产汽车表示,所采取的法律行动是依照日产政策的一部分,追回因戈恩多年不当行为和欺诈行为给公司造成的大部分财务损失。

另据消息显示,戈恩逃跑后,董事们正加紧寻求赔偿。

关于损失,日产列出了如下条款:使用海外住宅而不支付租金,私用公司飞机,向他的妹妹和他在黎巴嫩的私人律师支付薪酬;与日产对戈恩涉嫌不当行为的内部调查有关的费用;在日本、美国荷兰和“其他地区”发生的法律和监管成本。

除了这些新的索赔,日产还曾于2019年8月30日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对戈恩提起了民事诉讼,声称“未经授权的付款和交易是通过特殊目的实体进行的。”

可见,日产对于戈恩本人的痛心疾首。而自戈恩出逃日本后,双方的矛盾不断激化。对于戈恩逃往黎巴嫩后对媒体公开提到的诽谤言论,日产采取保留态度,并没有进行回应。

而日产这一诉讼赔偿似乎也是对戈恩最好的回击。日前,戈恩在荷兰对日产和其合作伙伴三菱提起诉讼,戈恩要求获得1500万欧元(约1.2亿元人民币)的赔偿金,索赔理由是自己被非法解除了在荷兰的合资企业日产-三菱BV的董事长职务。

因为在戈恩的说法中,公司没有透露针对对他的指控细节。

近日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法庭首次听证会上,戈恩法律团队表示,荷兰注册的实体日产-三菱BV以不公平的方式解除了戈恩的董事长职务。戈恩认为日产及三菱违反了荷兰劳动法,要求两家日本汽车制造商对其进行1500万欧元的赔偿。

当场,日产、三菱的律师拒绝了戈恩的要求,称戈恩被解雇的原因很明确,并且指控戈恩的律师正在“进行非法调查,后日产在荷兰也向戈恩提起了诉讼。由此一场扯皮大战变得喋喋不休。诉讼要求其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偿还73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550万)工资和奖金工资和奖金。

如今,整件事情似乎陷入了死循环,一边戈恩自证清白,尤其是有了庇护的戈恩,变得愈发强硬,宣称指控毫无根据。一边日产步步紧逼,开始了这场声讨大战。

对于双方来说,这注定是场持久战,“戈恩事件”短时间内难以平息。但对于车企来说,负面影响还在继续。

当下,日产与日产所处的联盟(日产-雷诺-三菱)正在遭受巨大的损失,未来或难以一时间回到正轨,而没有了戈恩这个铁腕选手,日产及联盟走向仍然不明朗,未来势必会很难。

二、日产汽车指控戈恩,前者利润遭遇滑铁卢,后者要拍电影

据外媒报道,日产汽车对该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提起诉讼,称戈恩的财务不端和欺诈行为给该公司造成了损失,要求其赔偿100亿日元(约9100万美元)。

2月12日,日产向横滨地方法院对戈恩提起民事诉讼,日产在其新闻稿中写到:“日产所要求的经济损失赔偿,与戈恩违反公司董事的受托责任、以及挪用日产的资源和资产行为有关。”

而就在不久前,日产汽车还曾向一家荷兰法庭提起诉讼,要求戈恩偿还73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550万)工资和奖金工资和奖金。

除了日产提出新的诉讼外,日本政府也没有停止寻求对戈恩的审判。

自逃离后,戈恩也在不断对日产-三菱提起附带赔偿的诉讼请求,此前就曾要求日产-三菱赔偿他1500万欧元。

目前戈恩与日产分道扬镳之后,双方除了彼此撕扯,也在不断寻求新的发展。戈恩在面对各类官司之时,聘请了美国迪斯尼前总裁迈克尔?奥维兹作为自己的经纪人,有意将其生平经历拍摄成影视作品,有意转投影视业。
而日产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新任CEO内田诚没能扭转日产汽车的颓势,据路透社近日报道,日产汽车或将遭遇2009年3月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

目前,日产已将2019财年全年的营业利润预期下调了35%,至1500亿日元,创下近11年来最低水平。

三、日产汽车指控戈恩:造成财物损失 寻求损失赔偿100亿日元

据彭博社报道,日产汽车公司增加了对该公司前董事长戈恩的索赔金额,向戈恩及其盟友雷诺汽车公司提起诉讼,要求赔偿100亿日元的损失。

日产汽车周三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向横滨地方法院提起的诉讼旨在“追回公司前任董事长多年不当行为和欺诈行为,给公司造成的很大一部分金钱损失”。另外日产汽车补充道,索赔额可能还会增加,这要取决于日产汽车本身须付出的罚款和处罚。

报道指出,戈恩于2018年11月因金融犯罪指控被捕,并在日本接受审判。但在去年12月戏剧性地潜逃至黎巴嫩。日产汽车和日本检方称,戈恩少报了自己的收入,并将公司的钱用于个人私利,但是戈恩否认了这一指控。

报道指出,总部位于横滨的日产汽车公司表示:“这些法律行动是日产应对策略的一部分,即要求戈恩为其不当行为给公司造成的伤害和财务损失承担责任。”

不仅仅日产要求戈恩出庭受审,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最近表示,她将“永远不会放弃”对戈恩的审判,尽管到目前为止,日本在将戈恩从黎巴嫩引渡回国的努力上进展甚微。黎巴嫩与日本没有签订引渡条约。

报道称,现年65岁的戈恩在日本面临两项金融不当行为指控。去年末,在一名前美国陆军特种部队成员领导的安保公司帮助下,戈恩弃保潜逃出日本。

戈恩也在对日产汽车提起诉讼,称日产荷兰子公司和一家名为日产-三菱的合资企业错误地解雇了他。他声称自己因此损失了1500万欧元的收入。戈恩后来还指控日产高管与日本检方密谋,不公正地逮捕他。

四、“拉锯战”持续:日产汽车起诉戈恩 索赔9100万美元

自“戈恩事件”爆发以来,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与日产汽车之间复杂的恩怨纠葛,一直是大众关注的焦点。2019年12月底,戈恩上演“国际出逃”,引起全球轰动。进入2020年,双方之间的“拉锯战”仍在继续。

2月12日,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日产汽车公司在日本横滨地方法院对其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提起民事起诉,要求其赔偿100亿日元(约合9100万美元)的损失。诉讼理由为,戈恩此前私自挪用公司资金等“腐败行为”(包括“虚报支出”、私用公司公务飞机、占用公司海外房产而不付租金等)给日产汽车造成了损失。据外媒报道,日产汽车还计划将内部调查、应对国内外有关部门调查等费用合计起来进行索赔。预计索赔金额将进一步上升。

日产汽车方面相关负责人于2月12日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了起诉这一消息。

值得注意的是,戈恩去年12月底出逃至故乡黎巴嫩,而日本与黎巴嫩没有引渡条约,黎巴嫩代理司法部部长阿尔贝·塞尔汉曾表示,黎巴嫩不大可能向日本移交戈恩。依据黎巴嫩法律,黎巴嫩公民如果涉嫌犯罪,有权在本国受审。同时,据路透社报道,黎巴嫩司法部门此前已向日本方面索要有关戈恩的诉讼文件,包括他所受指控内容;在收到这些文件前,黎巴嫩检方表示不会再次问询戈恩。

此番,日产汽车公司在日本地方法院向戈恩提起诉讼,能否对身在黎巴嫩的戈恩形成有效约束?上诉日产汽车方面负责人未对这一问题作出正面回应,仅称“目前没有其他信息(披露)”。

戈恩出逃后,日产汽车及日本方面正在多方尝试继续对戈恩进行追责。记者了解到,除了在日本当地向戈恩提起民事诉讼外,近期日产汽车还在荷兰起诉戈恩。

据路透社援引接近日产汽车的知情人士消息称,日产汽车通知一家荷兰法庭,要求戈恩偿还在董事会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获取的730万欧元(约合800万美元)工资和奖金。日产汽车公司方面的律师称,戈恩利用日产和三菱在荷兰的合资企业,为自己发放了这笔资金。

对此,戈恩代表律师则表示,关于日产未知或不公正支付的指控是没有根据的,并要求公布日产-三菱的内部文件,以查明戈恩被控财务不当行为而遭逮捕之前,被开除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戈恩也在荷兰针对日产及其联盟伙伴三菱汽车提起诉讼。戈恩要求获得1500万欧元的赔偿金,索赔理由是他被非法解除了他们在荷兰的合资企业日产-三菱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职务。据悉,戈恩的律师近期现身荷兰法庭,要求日产和三菱公司公布有关此事的内部文件。

截至目前,日产汽车等方面一直未选择公布上述内部文件。日本政府方面则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将把戈恩引渡回日本接受审判。2月12日,日本法务部长森雅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表态称,不会放弃将戈恩引渡回日本审判。她还表示,戈恩不仅为其自身所犯罪行找借口,还攻击了整个日本司法系统。

“日本司法系统平等对待所有被告,包括外国人。不管他们是谁——不管他们是不是一家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都不存在歧视。”森雅子说。

戈恩现年65岁,黎巴嫩裔,有巴西、法国和黎巴嫩国籍,他曾是日产汽车公司的“灵魂人物”,在2001年至2017年的17年期间,戈恩执掌日产汽车担任公司CEO。在入主日产汽车后,戈恩通过“日产重振计划”(Nissan Revival Plan)等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将日产汽车从死亡边缘拯救回来。

然而,2018年戈恩的命运突遭重大转折。2018年11月19日,戈恩因受到瞒报巨额个人收入、挪用公司资金等指控,在日本被捕。2019年4月,戈恩再次被捕。

在缴纳巨额保证金后戈恩获得保释,随后在位于日本东京的寓所内受到严密监控,原定于2020年4月在日本受审。然而,“戈恩事件”至此再次发生惊人转折:2019年底戈恩上演“跨国逃亡”,出逃至黎巴嫩布鲁特。
1月8日,戈恩在贝鲁特召开记者会,在记者会上,戈恩否认了日产汽车方面对其的全部指控,并称自己是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逃离日本。

戈恩在记者会上暗示,他之所以被抓捕,是因为日本方面要阻止他将日产汽车与雷诺汽车合并。戈恩还在此次记者会上透露了一些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当前的经营状况。戈恩称,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现在已经不复存在。“现在这三家公司的联合已经不存在了,利润下降,市值增发,没有经营方面的创新,没有清晰的战略方向。”

不过,日产汽车方面随后针对戈恩在记者会上的言论作出回应:绝不考虑解散与雷诺和三菱汽车的联盟,因为这一联盟是日产竞争力的源泉。日产汽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通过联盟,可以实现可持续和盈利的增长,日产将寻求继续为所有联盟成员提供双赢的结果。”

2月1日,日产汽车方面再次发布消息称,将强化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战略管理架构。据悉,近日在日本横滨举行的联盟运营委员会的月度会议上,联盟达成全新框架协议,进一步强化其商业模式与组织架构。包括日产汽车等三方再次重申了将继续采取措施巩固联盟关系的战略考量,将利用各自优势为成员公司创造更多价值,并与之形成战略互补。

受“戈恩事件”影响,不仅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发展蒙尘,日产汽车经营状况也遭遇困境。

日产汽车披露的2018财年(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财报数据显示,当期日产汽车净利润仅为319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00亿元),较上一财年骤降57.3%,为最近6年来首次下降。

近日,根据路透社报道,日产汽车将在2月13日公布财报。据路透社援引熟悉日产汽车内部消息人士称,由于销量下滑,该公司2019年第三财季(2019年9月~2019年12月)可能录得10多年来首次季度亏损。

知情人士表示,日产汽车公司或将下调公司2020年利润预估到1500亿日元(约合95亿元人民币),这将是11年来日产汽车最低的利润目标。2019年11月,日产汽车公司曾预计2020年其利润将达2300亿日元(约146亿元人民币)。

五、日产或将下调2020年盈利预期,面临11年以来首次季度亏损

日产的新任CEO内田诚仍没有逆转日产汽车的颓势。

据路透社近日报道,日产汽车或将遭遇2009年3月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一位知情人士对路透社表示,由于销量下滑,日产汽车预计上一季度业绩“令人失望”,这将是日产自2009年3月以来首次季度亏损。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日产高管表示,日产可能会下调集团2020年利润预期,从2300亿日元下调到1500亿日元,这将是11年来日产最低的利润目标。

曾有分析指出,日产目前的困境也凸显出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被解职后,公司所面临的混乱局面。

受戈恩事件影响,整个日产汽车仍处于动荡之中。2月12日,日产向戈恩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戈恩赔偿100亿日元(9102万美元)。日产希望通过向戈恩索赔来支付集团因戈恩案可能面临的高额赔偿。日产表示可能会起诉戈恩诽谤,戈恩在黎巴嫩新闻发布会上称日产的指控“毫无根据和诽谤”。

目前,日产正在实施一项全球业务复苏计划。根据该计划,日产将裁员12500人,占全球员工的1成左右。并且公司将在2023年前完成10%的产能削减,以控制成本。

2019年11月,日产汽车公布当季的季度财报,报告期内日产营业利润同比大幅下滑约70%。同时,日产还将2019财年的全年利润预期下调至11年来最低水平。

根据财报,7月至9月的2019财年第二财季中,日产在全球的汽车销量下降7.5%至127万辆,公司营业利润为3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9亿元,相比上年同期下滑约70%,并且大幅低于此前市场预期。同时,日产还将2019财年全年的营业利润预期下调了35%,至15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6亿元,创下近11年来最低水平。

此外,由于受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中国的零部件公司停产导致日产九州工厂将停产。在中国国内,合资公司的东风日产武汉工厂也处于停产状态,成为影响日产汽车2020年业绩的负面因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股票头条 -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 » 日产汽车指控戈恩 索赔多少?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